Friday, February 11, 2011

1989年北京戒嚴沒有合法性

1989年北京戒嚴沒有合法性

法律上 :


當時戒嚴令由李鵬頒佈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 但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從來沒有開會決定頒佈戒嚴令, 已違返法律規定. 除此以外,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 , 「直轄市的范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要由國務院決定. 根據李鵬, 戒嚴是鄧小平決定, 而不是國務院決定, 所以當時戒嚴違返了憲法規定.


1989年軍人入城, 軍人包圍北京, 已不是該戒嚴令權限內的直轄市的范圍內「部分地區」實行戒嚴. 北京戒嚴, 已經超出該戒嚴令的法律容許權限.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 , 國務院的權限只能頒佈「直轄市的范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令, 並不包抱全市的戒嚴, 憲法第89條第18項「其他職權」才包抱全市.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8項的規定, 必需要全國人大批准, 才可頒佈北京戒嚴令, 但國務院沒有得到人大的批准. 當時北京戒嚴 (不是部分地區戒嚴), 沒有得到人大的批准, 沒有法律依據實行北京戒嚴, 所以當時北京戒嚴沒有法律效力. 換句話說, 當時的北京戒嚴是違法違憲, 當時的北京戒嚴是非法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戒嚴法 在1996年通過, 亦不能應用於1989年.


深入一點, 鄧小平心知不會得到全國人大授權頒佈北京戒嚴, 唯有指示李鵬頒佈北京市部分地區戒嚴令. 暪天過海, 借部份地區戒嚴之名, 實質北京戒嚴, 包圍北京, 控制北京. 這種做法已違返法治, 完全表露獨裁治國.

據 稱 李 鵬 日 記 曝 光 透 露 六 四 事 件 詳 情
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100604/news_20100604_55_673266.htm
「李 鵬 又 在 日 記 透 露 , 是 由 已 故 中 共 元 老 鄧 小 平 , 決 定 北 京 戒 嚴 及 派 軍 隊 入 城 , 又 引 述 鄧 小 平 說 , 「 戒 嚴 要 盡 量 減 少 損 傷 , 但 是 要 準 備 流 點 血 」 。」


鄧小平下令戒嚴屠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1113&sec_id=4104&art_id=14657121
「《李鵬六四日記》則披露,當年是鄧小平親自拍板戒嚴。」

李鵬日記 披露六四黨內鬥爭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604/23/ifj7.html
「鄧小平在5月19日的會上表明「戒嚴要盡量減少損傷,但是要準備流點血」,又指這次動亂問題出在黨內,中央有兩個司令部,名義上是李鵬和趙紫陽,實際上是鄧小平和趙紫陽。 」

1989年5月21日
「戒嚴第二天。來自北京、濟南、瀋陽、成都等軍區的十萬大軍,五十輛坦克車包圍北京城。」


沒有認受性 等同沒有合法性 :

頒佈戒嚴令是行政行為, 不是立法行為, 又不是司法行為.

政府代表人民執政, 執政的政治行為分3部份 (這並不是指3權分立): 行政、立法、司法. 合法政府可以有合法的行政、立法、司法, 亦可以有當中的失效性. 因為行政、立法、司法 3者是獨立功能, 有效性也是 3者獨立, 不一定代表推翻整個政權才是該(行政)失效. 合法政府可以有合法的行政、立法、司法, 亦可以有當中的失效性.

"六四事件" 由中共貪腐及改革失衡而起. 人民要求反貪腐, 民主自由, 公平公開的執政. 政府代表人民治理國家, 但不達標. 政府反指人民反革命, 屈人民煽動暴亂, 派特務倒亂就屈人民是暴徒, 咁就有藉口振壓屠殺人民. 政府執政無問題就無人反政府, 如何賴人反革命, 如何屈人民是暴徒, 不改變問題在於中共. 錯在中共, 而中共振壓人民手法(屠殺人民)屬非法行為.

認受性由民衆是否認受及認受情度來看, 當時民衆認受情度很清楚, 是沒有認受或認受情度太底, 不足以令該戒嚴令生效. 民衆在上街表達了不認受戒嚴令, 軍人向人民開槍是執行該戒嚴令, 民衆不接受軍人向人民開槍, 解釋了該戒嚴令無合法性, 及軍人殺害人民屬非法行為.
1) 當時頒佈戒嚴令無認受性, 這是該行政失效.
2) 不講「頒佈戒嚴令」的行政失效, 當時執行戒嚴令的方法也無認受性, 而且屬非法行為.
當時頒佈戒嚴令 (行政) 沒有認受性, 即無效. 執行戒嚴令的方法也無認受性, 而且是非法.

有兩個不同的沒有認受性:
1) 人民要求政府: 民主, 自由言論, 反貪等. 政府不理人民要求, 反而下戒嚴令, 是行政錯誤, 而且該下戒嚴令 (行政) 無認受性.
2) 政府下令軍人殺人民, 是非法行為.


另一人的評論 :
我看六四戒嚴令的非法性
http://www.64memo.com/b5/2581.htm

另一人的文章與本文部份論點相同:
【歷史鈎沈】“5·20”戒嚴令析
Human Rights in China ( 第 32期 第 12篇文章
2004-4-22 刊 出 )
http://www.huaxiabao.org/article.asp?IssueId=32&ArtNb=12


還有 :
《“六•四”白皮書》精選 (14)– 戒嚴是非法之舉
http://www.mirrorbooks.com/wpmain/?p=32612
「對中國的首都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無論如何都是法律規定中的“重大問題”,依法要經過國務院常務會議或全體會議討論決定。但是,1989年5月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李鵬在頒佈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時候,沒有經過國務院常務會議或全體會議討論決定。這一點,可以通過查閱1989年5月的《國務院公報》來證實。該月的公報沒有國務院常務會議或全體會議開會的紀錄。我們也沒有看到有其他任何文獻記載有國務院常務會議或全體會議開會討論戒嚴的事項。可見,李鵬的決定只是他自己根據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等幾個人做出的,沒有經過合法的程式。人民對於這種非法之舉當然可以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請願,要求廢止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組織法
http://big5.gov.cn/gate/big5/www.gov.cn/misc/2005-06/10/content_5548.htm
第四條 「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必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全國人大 對憲法的釋法:
憲法第89條第16項(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是全國性行政工作.
行政法規在全國範圍內實施都屬於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 都應當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所以跟據全國人大釋法, 「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 都屬於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 都應當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同時也跟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組織法, 「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 (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 必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釋義 (原文)
http://www.npc.gov.cn/npc/flsyywd/xianfa/2001-08/01/content_140408.htm
第三章 行政法規
從憲法的規定來看,國務院的行政管理職權實際上是四個方面:一是全國性行政工作的領導權。這主要體現在該條的(三)、(四)、(五)以及(十五)、(十六)項;
比如,國務院有權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但這並不等於可以以行政法規創立戒嚴制度,因爲戒嚴涉及到在一個地區和一定的時間內暫時中止公民的某些權利和自由。所以,並不是憲法第八十九條所規定的事項,都能制定行政法規,它必須以不僭越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國家立法權爲前提。另外,對於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專屬立法權以外的事項,國務院也只能從行政管理的角度制定行政法規;有法律的要根據法律制定行政法規。
第六十條 行政法規的決定程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組織法的有關規定辦理。
【釋義】本條是關於行政法規決定程式的規定。
行政法規的決定就是在認真研究的基礎上,由國務院對報送的行政法規草案決定是否修改、如何修改、是否通過。其程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組織法的有關規定辦理。
第四條規定,“....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必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一項行政法規的頒佈,往往是一項新的管理制度或措施的誕生;行政法規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具有普遍約束力,影響廣泛;有的還規定有處罰措施,涉及行政相對人的切身利益。因此,一般說來,制定行政法規都屬於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都應當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報
http://www.gov.cn/ziliao/fgwj/gwygb/lsgb.htm
http://www.gov.cn/zwgk/2011-11/09/content_1989024.htm
國務院1989年5月何來有開會決定「直轄市的范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
------------------------------------------------------------------------------------------------
用簡單直接方法說.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 國務院職權要依照國務院組織法的規定決定北京市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

國務院組織法說明重大問題「必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人大已釋法戒嚴是重大問題, 必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當時政府決定是否戒嚴也當然是重大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組織法
第四條 國務院會議分為國務院全體會議和國務院常務會議。國務院全體會議由國務院全體成員組成。國務院常務會議由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秘書長組成。總理召集和主持國務院全體會議和國務院常務會議。國務院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必須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

中國媒體已証明無「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戒嚴, 只有開會決定其他.
中國人大·政府大事記(1985-1989)
1989.4.28 國務院第三十九次常務會議討論通過《外國商會管理暫行規定》。
1989.5.5 國務院舉行第四十次常務會議。會議審議並通過了《人民調解委員會組織條例(草案)》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港水域交通安全管理條例(草案)》,決定將這兩個條例發佈施行。

沒有「國務院常務會議或者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決定」戒嚴, 即國務院沒有依據法律規定決定戒嚴, 所以1989年5月20日國務院公告北京市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即已是違法, 即該戒嚴令無效. 後來萬里(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有無支持戒嚴, 該戒嚴令也已違法, 而且人大亦無開會通過授權萬里支持戒嚴.

根據趙紫陽和李鵬的日記, 鄧小平拍板戒嚴, 中央政治局常委表決, 李鵬頒佈戒嚴令. 即是沒有法律依據的戒嚴.

1989年當時法定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成員

第七屆國務院(1988年4月13日至1993年3月31日)組成人員
總理:李鵬
副總理:姚依林、田紀雲、吳學謙,後任命副總理:鄒家華、朱鎔基
國務委員:李鐵映、秦基偉、王丙乾、宋健、王芳、鄒家華、李貴鮮、陳希同、陳俊生,後任命國務委員:錢其琛
秘書長:陳俊生(兼任),後任命秘書長:羅干